<address id="fpvp1"><var id="fpvp1"></var></address><address id="fpvp1"><dfn id="fpvp1"></dfn></address>
    <sub id="fpvp1"></sub>
<address id="fpvp1"><dfn id="fpvp1"></dfn></address>
<address id="fpvp1"></address>

    <sub id="fpvp1"><dfn id="fpvp1"><output id="fpvp1"></output></dfn></sub>

        <address id="fpvp1"><dfn id="fpvp1"></dfn></address>

        <address id="fpvp1"></address>

        <thead id="fpvp1"><dfn id="fpvp1"><output id="fpvp1"></output></dfn></thead>

        <thead id="fpvp1"><delect id="fpvp1"><output id="fpvp1"></output></delect></thead>

        首页 > 品牌企业 > 浏览文章

        “沂蒙绿茶”,再谱一曲新“沂蒙山小调”

        2017年09月28日来源:山东茶叶网点击数:()

        茶圣陆羽所著的《茶经》中有“茶者,南方之嘉木也”的记载,在现代人的观念里,南方为产茶最佳之地,而在我们所熟知的“十大名茶”中,也没有北方茶叶的踪影。这一切似乎在告诉人们,北茶与南茶根本不可相提并论,茶,还是南茶好喝。但在首届中国国际茶叶博览会现场,来自山东临沂的茶叶以其独特的品质得到了众多参会者的好评,呈现出与众多南茶“齐头并进”之势。这种现象的背后,是临沂几代茶人辛勤努力的结果。

        “沂蒙绿茶”,再谱一曲新“沂蒙山小调”

        “南茶北引”造就山东茶业复兴

        其实山东产茶历史久矣,从历史上看,山东茶的历史可以追溯到神农时代。陆羽《茶经》里记载“茶之为饮,发乎神农氏,闻于鲁周公。”

        又据《晏子春秋》记载,“晏相齐景公时,食脱栗之饭,炙三戈五卵,茗菜而已。”由此可见,早在春秋时期,茶已经存在于山东人的生活中。

        唐朝杨晔在《膳夫录》记载“茗丝盐铁,管榷存焉,今江夏以东,淮、海之南皆有之”。“海”,旧指海州,唐属河南道,包括山东日照一带,可见,中唐时期,山东地区已经栽种茶树,所产的茶叶已经像食盐一样成了官府的统管物资和赋税之源。《崔氏遗诗》亦有诗云“有客朱峰隐,积荫学种茶,春来初佩绿,雨后已生芽”,诗中所提“朱峰”即是今天山东胶南的大珠山和小珠山。

        可是自唐宋之后,我国气候逐渐变冷,北方开始不适合种茶,南方成了主要的产茶区,人们几乎忽略了山东的茶叶。西方学者也曾提出了“北纬30度以北地区不能种茶”的学说。

        新中国成立后,面对山东如此巨大的茶叶消费需求,山东自产茶叶非常迫切。为此,当时的山东省委、省政府就达成共识:山东的茶叶供应不能光依靠国家,要想办法自力更生,于是就形成了“南茶北引”的最初想法。

        “南茶北引”项目启动后,从零星试种到形成产业、发展壮大,走过了不平凡的发展历程,历经挫折,经过几十年的奋斗,使山东茶遍布齐鲁大地,孔子故里曲阜、泰山脚下,日照、临沂等地已成为优质山东茶的产地,山东人终于又喝上了自己的茶。

        临沂茶叶顺势而为发展提速

        “沂蒙绿茶”,再谱一曲新“沂蒙山小调”

        “南茶北引”为临沂市发展特色茶产业提供了有利的先决条件,通过近些年的发展,临沂茶产业完成了由小到大、由弱变强的跨越。2016年,全市茶园面积发展到10万亩,干毛茶总产3600吨,茶叶加工企业102家,注册商标54个, “三品一标”认证12个,其中农产品地理标志3个。

        “目前,临沂市产茶县区涉及莒南县、临港经济开发区、沂水县、临沭县、兰山区等10个县区,莒南县和临港经济开发区面积占到全市面积的70%;干毛茶总产3600吨,其中名优茶产量占61%,产值6.6亿。”在博览会现场,临沂市农业局副局长段伦才对记者说,“2016年,临沂市打造的‘沂蒙绿茶区域品牌参加中国茶叶区域公用品牌价值评估,价值达到7.81亿元。”

        临沂市茶业发展如此迅速,产品具有哪些独特品质?参加展会的沂蒙绿茶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传顶告诉记者,沂蒙的茶叶具有“叶片厚、耐冲泡、内质好、滋味浓、香气高”的特点,其茶叶内的茶多酚、咖啡碱、蛋白质、氨基酸、碳水化合物、维生物、儿茶素等有效成分含量高,碳、氢、氧、氮、镁等化学元素的含量比其他茶叶高出许多,保健功能十分显著。

        李传顶现场为记者泡了一壶茶,其茶汤香气之高、滋味之浓并不亚于那些知名茶叶。“你现在喝的这种绿茶,一斤在市场上能卖到1000多元,而且在我们临沂本地就全部售罄,根本不愁卖!”李传顶对记者说。

        “沂蒙绿茶”,再谱一曲新“沂蒙山小调”

        记者在博览会现场了解到,为了让临沂茶叶在市场上更有竞争力,临沂市农业局积极推进茶树良种试验示范及苗木繁育,重点加强无性系茶树良种繁育基地建设,提高自身优质苗木生产能力。此外,还积极推进茶叶标准化示范园的创建工作,推广改换良种、肥水一体化、土壤改良等技术措施,配套越冬防护设施,推动全市茶园改造升级。在茶叶加工上,以清洁化和标准化为发展方向,加强技术改造和设备升级,提高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,降低生产成本,增强竞争力。

        “为了提升临沂茶叶产品品质,临沂市农业局还加强了茶叶质量安全管理,强化了茶叶标准化建设、安全质量认证、监督检验检测和产品质量可追溯等环节,建立最严格的质量安全监管制度,确保茶产业生态安全、质量安全。这次临沂市参展茶叶企业生产的产品,你随便拿出一种,通过扫码都可以知道该产品产地在哪由谁种植,这样更便于消费者了解产品相关信息,倒逼企业提高产品质量。”段伦才告诉记者。

        据了解,到2018年,临沂市茶园面积将发展到12万亩,其中采摘面积8.3万亩,干毛茶产量4700吨,每亩节本增效300元以上,茶叶产值达到8.5亿元;至2020年,全市茶园面积将发展到13万亩,其中采摘面积10万亩,干毛茶产量5700吨,每亩节本增效500元以上,茶叶产值达到10亿元。

        一片叶子助力茶农脱贫增收

        在博览会现场,记者碰到了一位老朋友——临沂春山茶场的总经理袁伟才。2014年记者赴春山茶场采访时他还只是协助他父亲处理一些日常事务,现在他已经正式成为春山茶场的第二代掌門人。“沂蒙绿茶”,再谱一曲新“沂蒙山小调”

        作为临沂市的知名茶叶企业,春山茶场一直把促进农民增收放在重要位置。袁伟才的父亲袁春山任总经理时,就先后利用“苍马山茶叶基地”、“古龙岗茶叶基地”、“羽山茶业基地”和“陈宅茶叶基地”四大基地招收当地员工,仅此一项每年采工就达600多人,使当地人不需外出打工,在自己家门口就能挣钱,这样做到了忙农活与挣钱两不误,使他们实实在在得到实惠。而到了袁伟才这一辈,他更是把企业的优良传统传承了下来。

        “我们去年就加入了临沂市农业局组织的百企扶贫联盟,并跟临沂市农业局签订了农业脱贫攻坚帮扶协议,有200户贫困家庭需要企业进行帮扶脱贫。”袁伟才告诉记者。

        谈话中记者了解到,春山茶场把贫困家庭劳动力组织起来到茶园进行采茶、锄草等日常工作,平均每人每天可以拿到100元工资,而对于有文化的年轻人,企业则与其签订正式劳动合同,并在职业规划上进行指导。目前,春山茶场所负责的200户贫困家庭已有一半实现脱贫。

        同样加入到百企扶贫联盟的山东雪尖茶业有限公司,也承担了帮助100户贫困家庭脱贫的任务,据公司副总经理黄宾介绍,截至目前,公司帮扶的100户贫困家庭已全部脱贫。“沂蒙绿茶”,再谱一曲新“沂蒙山小调”

        “临沂市农业局高度重视高效农业发展,通过近几年努力,已经培植壮大了像春山茶场、沂蒙春茶叶有限公司、春曦茶叶有限公司、临沂玉芽茶业有限公司、沂蒙绿茶业有限公司等知名企业,这些企业在带动贫困户创业和吸纳贫困户就业的同时,也积极探索资金股权量化机制,将财政投入企业的茶产业发展资金,按一定比例量化股权给村集体和贫困户,村集体和贫困户每年从企业的经营收入中分红,排除了经营风险,实现一次投资、长期受益、稳定增收的扶贫效果,目前全市带动361户、507人通过茶叶种植、生产和销售实现当年脱贫。”临沂市农业局市场信息科科长、农业行业精准扶贫办公室主任刘杰告诉记者。

        濒临消失的临沂茶叶与山东茶叶一样因“南茶北引”的兴起再一次回归大众的视野,又因临沂人孜孜不倦的努力让其得到世人的认可,临沂茶人正谱写出新的“沂蒙山小调”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          “沂蒙绿茶”,再谱一曲新“沂蒙山小调”
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编辑:刘凤团

        关键字: